旗下網站

百科知識庫

報道公司事件 · 傳播行業動態

“撒幣”直播答題——平臺和玩家,誰是贏家

發布日期:2018-01-15    點擊:419

  最強男網紅思聰同學在1月3日發布微博,宣布每天發10萬獎金,“我撒幣,我樂意”,正式宣告“撒幣大戰”的直播答題新風口出現。

  

 

  不到十天時間,“百萬英雄”(每場100萬),“芝士超人”(每場101萬),“百萬贏家”(每場200萬)就相繼接過了“最撒幣”的棒子。在此還是不得不佩服“國民老公”的商業頭腦:所謂“第一個把女人比喻為花的是天才,第二個是庸才,第三個是蠢材”,一個簡單的idea,一條微博,迅速打開了一個億元級別的燒錢大會——了解互聯網巨頭的都清楚,目前投身燒錢的今日頭條、映客直播、360等等,至少都是百億估值的主兒,這一波的燒錢比拼,一定能持續很長時間。

  當然,直播答題也不是思聰的創新。

  知識問答,一直都是綜藝節目中一個非常堅挺的類別:從《幸運52》到《開心辭典》,再到《一站到底》,雖然它們不易登上收視榜首,卻非常穩定,而且從來不乏優質產品。廣東的朋友,更是早在90年代就能看到同類鼻祖——《百萬富翁》在香港本港臺的引進。

  

 

  而直播答題模式則是去年由一個名為“HQ”的APP創造,并輕松掀起了答題節目的狂潮。

  只要看過知識問答節目的人,少不免浮現過“這都不懂,讓我去試試就好了”的想法。憑借“自己聰明的大腦”來贏取獎金,多么誘人!而邀請朋友加入獲得復活機會的設計,更是省下了不知道多少的營銷費用。這一切僅須在現有的直播技術上進行一點點的改造。

  “HP”上線4個月做到了40萬同時在線,這實在算不得什么——根據不完全統計,“百萬英雄”的同時在線已經輕松超過了250萬,而且每一場都在刷新自己的最高紀錄。

  

 

  周鴻祎在怒砸千萬入局這場大戰以后,曾經這樣評論這個新風口:“這是網絡直播里面一股清流,一股正能量。這與現在完全娛樂致死東西相比,肯定是更具備正能量。”他還認為,這是全民受益的好事,政府應該大力提倡。

  商業實質:“花小錢買大流量”

  從商業角度來說,“撒幣”的主兒們,其實做了件穩賺不賠的買賣。

  “沖頂大會”目前每天3場,最高獎金20萬的撒幣速度,已經顯得非常小氣了。

  

 

  △百萬英雄的節目單,除此以外,11:00、23:00還各有一場

  百萬英雄目前每天總獎金高達700萬元,而且這僅僅是上線不到1個月的試水階段——這速度比2017年燒錢霸主共享單車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但是這種燒錢的方式也得到了非常好的回報:1月3日-7日,百萬英雄的載體,“西瓜視頻”APP的安裝量從173.9萬上升到1613.09萬。新增的1400萬安裝量,以目前最低的20元/臺的新增獲客成本來算,價值2.8億元。

  而且,每天10場,每場半小時的播放時間,這創造的200多萬的同時觀看數量,已經達到了省級電視臺的級別。這種觀看的質量是極高的,業內稱為“變現能力極強”。換句話說,節目之中每一句廣告,都被所有在線的觀眾認真咀嚼過,這將受到廣告投放商的高度歡迎。

  由此看來,答題直播的商業模式是非常簡單粗暴的——以獎金和參與機會作為誘餌,吸引“吃瓜群眾圍觀”。相比起靠流量明星堆砌的綜藝節目,100萬一場的答題節目實在是太便宜了!

  

 

  最終,平臺賺了流量、贊助商賺了眼球、參與者賺了獎金,還能傳播“正能量”,提高“全民素質”,聽上去真的是三全其美、一舉多得的“一股清流”,不是嗎?

  但是,學過經濟的珊爸在看到這種皆大歡喜的事,總有一種極強的違和感——“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”,這是經濟學十大原理之一。

  那“撒幣大戰”到底有哪些坑呢?

  吃瓜群眾——答題收益愈發微薄

  以100萬/場的獎金,分給200萬圍觀的群眾,每個人答一場的獎金,平均就是5毛錢。

  這個算式對不對?乍一聽肯定不對:又不是每個人都能走到最后,怎么可能是分給200萬人呢?

  但是,從數學的角度卻可以得到很好的解釋:每場比賽的收益期望就是5毛錢。

  沒學過“期望”概念的讀者不需要去翻數學課本,我們這樣理解:

  假設每場題目難度相仿,分獎金的人穩定在10萬人。那么這10萬人每人分得10塊錢——聽上去也不錯,畢竟每天好幾場,加起來也能得個幾十塊呢。

  但是到底誰能成為這10萬人之一呢?是200萬人中最聰明的那些?由于這些題目天南海北,數理化史地生娛樂時政無一不包,而你永遠不知道最難的那道壓軸題是不是你拿手的那個門類。所以,能走到最后主要靠的是——運氣。

  

 

  也許你第一次就成為了那個幸運兒,但后面連續幾次都“差一點點兒”;更大的可能是你花了大量時間一天10集地追著看,也只有偶爾一兩次分到了幾塊錢的獎金。

  平均下來,每場的收益就是五毛一塊。這就是“期望”的解釋了。

  這就是數學的威力,它不需要了解任何一道題的難度,也不需要管你的知識背景。

  只要你是蕓蕓眾生200萬人中的一員——畢竟誰也不敢說自己是200萬人中絕對最出色的1%——你能得到的就是每場5毛的期望收益。

  當然,偶爾有那么幾場,刷出過百元的獎金,也是正常的。但那說明每300人才剩一個存活——或許去街上刮張體育彩票中獎的概率也比這個要大。

  這并不意外——各大平臺正是因為花100萬起到了吸引200萬人的效果,才心甘情愿大“撒幣”。你的關注創造了廣告價值,而你最終又分走了這部分的收益,一環扣一環,這就是冰冷的經濟學原理。

  很顯然200萬并不是圍觀群眾的上限——只要技術和網絡能支撐,500萬、1000萬在線也很快會達到。或許到時候獎金能增加到500萬——有什么關系呢,都是簡單的數學算式在發揮作用。

  作弊百出——普通玩家更難入局

  如果把直播答題看作一場考試,那學生們用在作弊的智慧,一定不比在答題上更少。

  

 

  先說明面兒上的。有的答題平臺會將題庫放在贊助方或關聯產品的APP上,供大家“備戰”;這種劃重點的方式,貌似宣揚“預習知識”的好習慣,實則是“一魚兩食”將流量二次利用。這些預習了題庫的人,自然就是持官方認證的“作弊”了。

  如果說這種作弊還有點“正能量”,其他層出不窮的工具就是純粹的下三濫了。

  因為答題的時間只有10秒,用搜索引擎找答案肯定不好使。但搜狗“答題助手”等多個工具,可以將作弊高度智能化:通過語音識別和屏幕OCR,自動搜索并告訴你答案。

  只要使用另一臺手機來“開掛”,各種技術、非技術手段的作弊,是完全不可避免的。

  當然,這些都是小兒科了。

  由于作弊手段和答題本身具有“邊際成本極低”的特性——也就是說一臺機作弊和一百臺機一起作弊,成本基本一樣——團伙作案幾乎成為了必然的趨勢。

  一個題目被“作弊”出答案,幾百個賬號同時加以利用;找不出答案的,自動分成3組各選一個,以免全軍覆沒。

  這些整齊劃一、集團化操作的模式,并不是危言聳聽:想想“羊毛黨”的智慧和力量,可以直接“薅”到優步出行被滴滴收購;想想一人操作幾十臺廉價手機賺掛機獎勵的辦法,早在第一個網絡游戲出現就被發明了。

  

 

  此外,平臺官方也不見得潔身自好——答題的數據缺乏任何公開透明的監督;假設官方在正確人數上造假,使得1萬人答對的時候,卻顯示有10萬人分獎金……至少目前為止,沒有權威機構能夠保證這不會發生。

  這就是“劣幣驅逐良幣”原理:作弊的人輕易分走大部分獎金,越是正直善良的你,越是沒有任何優勢。

  所以,作為一個“單兵作戰”,想靠聰明大腦掙點外快的吃瓜群眾,你真的還相信“直播答案”模式的美好嗎?

  知識競賽?——娛樂至死的命運難逃

  作為號稱“輕知識”類的節目,題目理應至少符合“知識”的范疇,對拓寬知識面、增長見聞、激發觀眾的學習興趣應有所幫助。

  但是從珊爸的觀察,百花齊放的答題節目,似乎并沒有在出題方面,投入與豐厚獎金相匹配的精力。

  一方面,在題目中強行植入廣告已經是主要商業模式之一了。

  例如在某一期比賽中,先是在題目中問:“XX”(APP名)的代表形象是什么?而該形象當時正拿在主持人的手上——在開場時就已經介紹過了。緊接著,由一個并非十分出名的演員親自接過出題權:“XXX”(該演員)沒有出演過哪一部電視劇呢?當然,這也早已暗藏在在他的出場白之中。

  貌似連續的兩道送分題,對于想得獎的玩家,看似是皆大歡喜——但用這些手段強迫大家仔細聆聽那本已缺乏營養的廣告詞,實在是讓人無語。

  更有甚者,曾有一道題目是:“XX視頻”(該答題APP的名字)四個字共有多少筆?10秒的時間只夠隨意蒙出一個答案,在此落馬的玩家,倒是再也不會忘掉這個APP了。

  另一方面,為了照顧部分醉心娛樂圈的玩家的情緒,不少題目用上了時效性極強的娛樂新聞。例如珊爸就曾見過“郭富城的妻子是誰”、“以下哪位明星不是在巴厘島舉行婚禮”等題目。這些適合作為八卦談資的“信息”,真的稱得上是“知識”嗎?實在是讓人疑惑。

  而就在幾天前,“百萬贏家”中的一道題目,更是讓它惹上了大麻煩:

  

 

  一個隱退的影星居住在哪里,這題目本身沒有營養暫且擱置不說。答案中將“香港”、“臺灣”和加拿大并列作為國家,穩穩當當地踩中了最為敏感的政治紅線。“百萬贏家”因此被暫時下架,幸好14小時后就被“保釋”出來。

  非常諷刺的是,“百萬贏家”背后的老板,正是提出“直播答題”具有正能量,還要親自主持“十九大精神專場”的周鴻祎。

  這個事件折射出,這些爆款節目建立的傳播力量,與當前信息管控日漸趨嚴的政治環境下的巨大矛盾。

  回歸實質:零和的娛樂節目

  珊爸可以作一個大膽推斷:“直播答題”的形式,還會火相當長的一段時間。獎金池會繼續增加;最高在線將突破千萬;節目贊助的形式會更多樣化;當然,題目也會更加科學嚴謹,高質量的主持和有趣的知識延伸會成為競爭的一個焦點。

  但毫無疑問,“直播答題”既不會成為發家致富的好幫手,也不是“提升國民素質”的偉光正工具。它不過是這個“娛樂匱乏”的時代,一檔全新的綜藝娛樂節目而已。

Copyright 大連網龍科技 版權所有 遼ICP備14006349號 sitemapXML  newsXML  全部新聞

遼公網安備 21021702000140號

電話
客服
欧美老妇人色惰网